Leading  the  new  heights  !
 特殊时期,正是企业“扎马步”的关键时机,限时福利与优惠在等您! 

成功的 IT 创始精英访谈之思科 CEO:约翰 · 钱伯斯 —— 洞察力惊人的总裁

发表时间:2020-05-10 17:30


如今有太多的IT创业人士每天面临着种种压力和巨大挑战。奕珀相信,除了开发的压力、业务的压力、管理的压力,更多的无形压力来自于创始人内心的各种正面、负面的强烈感受。让我们来细细研读多年前思科公司(Cisco)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的访谈,给与IT创业人士卓有成效的正能量。

看看曾今的他是如何看待商业流程、管理流程、网络安全问题以及如今被大家高捧的互联网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教育、资本与就业的联系,尤其是他是如何在欧亚做布局的。更重要的是,他揭露了全球“数字鸿沟”的问题并解答了产业改革、热门趋势及个人电脑、半导体、网络、搜索引擎转型等等。希望奕珀咨询今天来的及时。


约翰 · 钱伯斯简介:

出生年份:1949年8月23日

出生地点:美国西弗吉尼亚州

毕业院校:西弗吉尼亚大学(学士学位),印第安那大学(MBA学位)

职业生涯:思科公司执行总裁和董事会主席


1. 用网络连接世界


记者:今天我们请到的是思科集团董事会主席和执行总裁约翰·钱伯斯。欢迎来到演播厅。

钱伯斯:很荣幸来到这里。如果您叫我约翰,那么我会同样感到荣幸。

记者:好的,约翰。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硅谷中心。大家都知道,硅谷是与互联网和互联网创造的财富联系最紧密的地方,同时也是思科起家的地方,还是互联网的诞生地。现在看到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您有何感想?政府、企业甚至个人是否能够跟上互联网这种增长速度?

钱伯斯:我认为技术并不能限制我们用互联网科技改变教育、医疗卫生甚至政府的速度。在我看来,我们目前更需要知道如何解决商业流程、管理流程、医疗卫生流程等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都将是制约我们今后发展速度的因素。就互联网来说,我认为最多也只能在未来的二三十年推动生产率水平了。互联网就像是过去的高速公路系统。无论一个国家的铁路或者高速公路系统多发达,国家的经济能力大部分还是取决于机场和港口的发展。我认为就高科技含量而言,你们的基础设施将来也会起到同样作用。

记者:您看那些新兴市场,还有像土耳其那样的许多新兴国家,我们认为科技和互联网就是他们促进经济增长甚至赶上发达国家的好时机。所以,土耳其是您选择的最具潜在实力的国家之一,土耳其将如何跟上网络发展的速度?如何将它转型为更具竞争优势的国家?

钱伯斯:对于发达国家,在未来发展方向上领导层常常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首相能深刻了解互联网带给这个国家的能力。我们同样注重教育以及怎样提高全民生活水平的意愿。所以这与旧的经济形式不同,在旧的经济形式下您的全部利润都只是在全球排名前20的国家获得。纵观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过去一个公司想要成长,靠的是它在世界排名前10的国家中获得的利润。如今您再看,世界真的变得扁平了,我相信发展中的公司会像我们一样,对发达国家的成熟市场和新兴国家的市场同样关注。一个国家如何建设基础设施,包括宽带、改革教育的能力、医疗卫生系统等,将决定这个国家经济的未来。政府的高层领导人真的懂得这个道理吗?您的首相真的懂得网络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不仅指在政府方面,而且在教育、医疗卫生方面以及提高广大人民的生活水平方面。所以我对新兴国家在网络未来发展中起的作用持非常乐观的态度。我认为不会再像过去一样,新兴国家跟在所谓的“发达国家”后面,相反它们将常常走在前面:无论是中国、印度、土耳其,或是其他东欧国家。

记者:土耳其有超过7000万人,并且年轻人比例高,但是同时互联网的使用者仅仅有500万人,其中大约170万的人能够使用宽带。在你看来,以我们的发展标准和洞察标准来判断一个国家,它具有哪些潜力?互联网在那儿的前景又如何?

钱伯斯:我认为潜力就是全球每个主要国家的每位公民能够使用网络。当这一点实现时,突然间,你能够更加快速的培训人员,并将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工作机会将会集中在劳动力得到最好教育,基础设施建设良好,具有良好的创新环境以及政府大力支持的地方。这就一定程度上为国家参与经济增长创造了一条新途径,而这点在过去是无法实现的。我很清楚在很多方面互联网都是冠军,我感到非常自豪,对于互联网能为所有社会民众做什么,我是持乐观态度的。我相信互联网能够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产力,改善教育体制,这是人们一开始无法想象到的。实际上我看到互联网在土耳其的渗透已经在快速进行中,并处于一个良好的发展状态。这就意味着我们能建设一个在能力方面适应未来的社会结构,而不是适应过去的结构。这类似于泥土公路较之于现代四车道高速公路。我认为土耳其能够建设出这样的四车道高速公路系统,总的来说,能够造福绝大部分的土耳其百姓、政府还有商业。

记者:网络安全问题呢?因为在我们提高沟通水平时,沟通越流畅越容易,就更容易担心数据安全问题,当然在这一领域也有很多发展进步。那么如何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

钱伯斯:我将安全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是网络安全和数据中心本身的安全性能。另一个是我们如何建造一个更加安全的世界?从第一个方面上讲,我们认为这好比人的身体。您不能保护每一个元件,每一台电脑、IP、电话或者数据中心。就像人的身体几乎每天也要受到成千上万的细菌侵害——我们甚至没有察觉到这点。这是一种无意识的免疫缺陷,而免疫能力能够对我们起到保护作用。网络应该是同一个道理。每个网络的元件都应该有安全性能,像人体一样构成一个整体。所以,我们吃几片阿司匹林,去看医生等等就是例外了。关于整个社会,我拿伊斯坦布尔为例,看管每条交通道路来保护人民安全,就需要专门的由视频、声音、数据和移动性构成网络体系以便更好地进行服务,保护国家人民的安全又另当别论。

记者:思科就为伊斯坦布尔警署做了一个类似的项目。同其他国家的或者其他类似的项目相比,这个项目运行得如何?

钱伯斯:有趣的是我们在芝加哥进行的项目是一个极其类似伊斯坦布尔的项目。在我们的社会对我们进行保持方面也是非常相似,如果您愿意,能够监视到整个城市。所以如果出现状况,您可以快速解决它并保护市民。在试图完成的任务方面,这两个项目非常类似,坦率地讲,两者目前运行得都很好。

记者:您预想的思科未来的发展愿景会是什么样的?

钱伯斯:我认为思科在未来15年里发展方向不会改变。我认为如果我们保持高效并且办事正确,思科就能够在改变世界人民工作、生活、学习、游戏的方式上起到主导作用。我们希望能够成为这上起到主导作用。我们希望能够成为这样的公司,不仅有助于财政方面取得成功,而且对成功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有所帮助。人生目标最高也不过是改变全球人民的生活。我相信,网络能够同教育一起作为均衡器,所以这是思科的梦想。时间将证明我们能否实现梦想。


2. 怎样最好地利用科技优势


记者:让我们来看看全球化,几年前“数字鸿沟”这个词经常被人们使用。有些人认为全球化和科技的进步正在帮助那些贫穷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其他人却认为鸿沟正在越拉越大。我知道思科在教育和其他领域都参与了很多项目。您认为怎样才是最好地利用科技优势?贫穷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两者谁将在这方面走得更远?

钱伯斯:如果您拿印度举例,我认为年轻一代的印度人处在全球规模经济之后,但是自从有了这种信息新高速公路,突然间就能够快速地参与到全球经济活动中了。但是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印度总理辛格以及通信部还有企业领袖们,如CARTAR、Reliance或者其他集团。印度是一个处在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和国内经济快速增长的转型期国家。我认为土耳其也是一样的情况。在这里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高科技中有个术语叫摩尔定律。这个定律很好地描述了每隔18个月产品性能升级一倍,或者产品价格下降一半的现象。也就是说5年前的一件产品价格是如今的10倍,之前很贵的产品如今很多人都能买得起了。所以对于这一改变能够造福全球百姓,我持乐观态度。我认为我们能够通过网络参与到很多项目当中,无论是简单的网络电话技术,还是复杂的教育系统或者医疗卫生系统,或者网络娱乐,为全球大多数的人们带来方便。对此我非常乐观。我认为全球互相依赖的现象是一个挑战,如果愿意合作的话,会使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受益,而不是产生负面作用。

记者:在2005年,您接受美国国务院颁布的荣誉奖,这个奖项是有关思科参与约旦教育项目建设的。我知道您非常重视这个奖,您谈到和约旦的合作项目,与阿卜杜拉国王合作以及他对这个项目的参与。您能谈一谈这个项目的任务以及它是如何进展的吗?

钱伯斯:我们非常荣幸获得去年美国国务院企业公民奖。我们同样获得了最佳大型公司奖:这个奖是关于评选回报世界最多的公司。最令人激动的是当您与真正参与其中的政府领导人合作,在约旦项目上阿卜杜拉国王就参与其中了。他们明白这为未来的市场发展走向提供了机会。而且这关乎教育,但是同样也关乎风险资本和就业机会的创造,以及怎样改变一个国家。在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中他们的GDP增长了7%。所以拥有一位像阿卜杜拉国王一样开明而有远见的领导人,知道世界的发展方式,有能力配合政府引进世界经济排行榜中的17家企业投资,与约旦17家企业及10家非政府组织合作,合作不是单纯购买产品,而是创造高更多就业机会,为所有约旦人民创造平等的机会。这个项目非常成功,如今已经扩展到埃及、印度、土耳其等国。土耳其有50家网络学院、大约1500名网络学院毕业生、3500名在校生。我父母都是医生,他们曾经对我说,教育是人生的均衡器。我认为利用网络科技的教育能够使时间和距离的障碍缩小。所以,这也是全球社会上激烈讨论的话题之一。

记者:是的,我想问您有关网络学院的事情,我看过一篇调查报道称对受过教育并拥有专业技能的工人的需求与供给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尤其是在土耳其,您认为网络学院能够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吗?您估计土耳其今后会不会有更多的网络学院?

钱伯斯:是的,我想是这样。我认为我们的教育体制发展类似于我们父母那一代,那时的发展为工业革命提供了很好的就业机会。如今要考虑下一代的就业。绝大部分的工作都将与这种技术有关。能使用这种技术去改变社会,提高土耳其企业的效率,或者全球其他地区的企业效益,改善医疗卫生服务确保一般公民都能享受到这项服务。但是只有当具有远见的人们培训出掌握这一技术的人才,并将其应用到政府或者企业中并且很好地运作它的时候,这个目标才会实现。所以我们与网络学院所做的事情就是协助培训全球163个国家中约45.4万名学生网络技术,这是思科回报社会的项目。我坚信企业社会责任让我有能力培养出能够使用这种技术并能促进国家发展的学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阿富汗,已经辍学6年的学生进入网络学院后,他们的成绩却比地处硅谷中心的帕洛阿尔托的学生还要高!这表明如果您给年轻人一个接受教育的机会,这个机会能够使他们找到工作的话,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个地区或国家,他们都将成就辉煌,做出成绩。所以这就是您如何克服所谓的“数字鸿沟”的问题——不用出生在特定的城市或国家,就能参与到全球经济增长中。所以我对全球相互依赖感到乐观,我也确信科技特别是网络科技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改变世界。

记者:您经常谈到思科能够踏着产业改革的浪潮实现增长,您在过去10年里成功收购近百家企业。您认为需要注意哪些新的热门趋势或者你们所说的转型?

钱伯斯:这个问题提的好,我认为未来就是把握市场环境还有高科技。这也就是为什么硅谷成功的原因。个人电脑、半导体、网络、搜索引擎转型等等。从我们的角度可以看到有几个基本方面正在发生转变。首先要考虑的是交流,无论是通过电话、电视机,还是有线或无线的数据线,作为用户是不会在乎这些的。第二个正在进行的转变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你将可以用任何您想用的设备去获得整个世界的数据。这些转型在科技中都是巨大的。它使我们能够交流,您可以通过这些设施联系到远在硅谷的父亲,不仅能通过视频会议系统,还能通过远程可视技术,这项技术让您仿佛是在国内聊天,无论是家人、其他国家政府,还是其他企业老总等。就像我们全都在一起。所以,我认为网络不仅能为新一代生产工具提供方便,还能够使新一代的合作成为可能。能够与处在世界各地的家人、专家、政府领导人取得联系,能够缩短人们的距离感,打造出了一个虚拟世界。可能您看到这一切才会相信,但是如果您可以想象这种媒体的高效之处,如果您不想一路飞到硅谷的话,或者我不用飞去土耳其,就能够让我们在时间都充裕的午后或者清晨再进行讨论。


扫描添加:奕珀咨询顾问
免费 获得一次企业销售诊断
经验丰富
具有丰富销售咨询从业经验
安全保密
客户资料信息严格保密 安全可靠
价格合理
基于价值定价 企业始终合理投资
技术实力
重视咨询与培训技术的研究和开发
持续发展
专注小微及创业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优质服务
实施效果尽收眼底 尽在掌握
走进企业
为企业提供手把手的贴身辅导
合作共赢
致力于成为企业长期合作伙伴
电话咨询159-2161-5312
电子邮件:eboshanghai@yeah.com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六 9:00-18:00
公司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双城路803号宝莲城9号楼3001室

奕珀咨询迄今在全国已经帮助了百余家客户实现卓越的销售。我们通过定制化的销售咨询与培训方案以及专业的行业知识,为初创或成长期企业提供销售咨询服务,我们通过帮助客户的销售人员成长增加利润,提供工具和流程来应对任何销售挑战!
扫描二维码
手机在线咨询